(+852) 5688-5820 星期一至五10am-9pm, 六日及假期2pm-6pm
  • 瀏覽人數: 3488624

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 提供補習中介服務,榮獲教育局長主禮最佳網上中介業務大奬,信心保證。本會免費為家長和學生物色補習導師,
師資卓越,上門單對單授課,既節省學生交通時間,亦能因材施教,協助無數學生成績猛進。家長學生只需簡易輸入補習要求,本會利用先進系統特快配對,
專人回覆,假日照常服務。同時大量招募學科及體藝tutor,全兼職均可,歡迎登記成為導師及申請個案。

補習大王

補習專家香港專業導師會榮獲最佳網上業務大獎

香港專業導師會榮獲最佳網上業務大獎,  會長曹雪聰先生與主禮嘉賓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太平紳士談論教育補習業務及合照。

香港專業導師會會長曹雪聰先生與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太平紳士。

香港專業導師會榮獲最佳網上業務大獎

補習方式傳統與創新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繼Gobee bike之後,又有共享單車app Ketch'Up加入戰團,後者玩法更加共享,因為連擁有權都共享,其單車是公開發售的,一千六百元一架,車主不用的時候就拿出來放租,換言之投資者只需開發應用程式,買車成本就向公眾籌集。

計劃是否成功未知,但構思很巧妙,充分利用數碼科技可行性。在單車裝置智能機關,有GPS定位,連繫手機app,自用或放租,開鎖或解鎖,租車時數及金額,統統手機操作交易,方便得很。

不過共享單車實在太過冇王管,隨時被丟下城門河,投資者不敢買貴車,眼見都是無排檔的fixed gear,只能平路代步,上斜便要落地做老漢。因此,這門生意,在香港最大難題不是地方,而是天氣,天時暑熱,你拿着五元,寧願搭綠van定租單車?

其實,傳統的租單車店何嘗不是共享模式!一架車讓不同人租用,只是,單車店的單車用作假日消閒活動,平日拍烏蠅,只旺假期,租車人士當作運動,不介意全身大汗,但對單車性能有要求,至少十個排檔才有點兒駕駛樂趣。

共享單車app和傳統單車舖這一場新舊世代之戰,到底鹿死誰手,等着瞧。

然而,市場萬變,新舊有時能夠共存,甚至互惠。科網巨擘阿里巴巴當然是新市場王者,但淘寶的興起卻又帶動了最傳統的驛馬行業—順豐快遞同時風生水起。畢竟有些服務,科技未能完全取代。

補習由小說、電影、歌曲開始 明周專欄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各位明周讀者好,在下曹雪聰,混跡傳媒二十年,首次踏足明教,光明頂高手雲集,多多指教。

前兩期《明周》金庸傳奇,記載大量金庸生平秘聞逸事,金迷如我,大開眼界。從事傳媒這麼多年,見證風雲歲月,一直認為,香港出產了三個不世出大人物,代表三大文化界別,開天闢地,各領風騷。

 

首屈一指當然是文學巨擘金庸,其創作的十四部鉅著,倪匡評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影響有多深遠大家都知道,不用我多說。而金庸作品對於我的影響有多深遠,大家當然不知道,不妨多說。

我是唸中四的時候中毒的,一take上癮,手不釋卷,整個學期的課堂幾乎都在櫃桶偷閲金庸,結果我的課外中文就像張無忌掙破乾坤一氣袋,練成了九陽神功。而我的Phy Chem Bio卻像張無忌跟張三丰學習太極劍法,忘記得一乾二淨。

三十年後一次中學舊生聚會,重遇班主任許Sir,他二話不說就憶起我是上課偷窺金庸那一個,怨念之深,不下於瑛姑。

金庸一定百世留芳的,比起曹雪芹吳承恩羅貫中,金庸產量更多,筆下人物更豐盛,當代瘋靡全國,若干年後版權約束解除,各種改編產業必更蓬勃,喬峯令狐、東邪西毒,永垂不朽。

 

遊戲補習班 明周專欄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全城熱玩《Pokemon Go》,真熱,那天我和四個成年男人打網球,打完去喝茶,甫坐下,各人自必然掏出手機,而其中四人已經安裝了《Pokemon Go》,有二人食物也不點忙着食精靈。剩下那一人為免與社會脫節,被世界遺棄,幾乎要即上professionaltutor.hk找專業導師補習Pokemon課程。

當然,那個人是我。我問朋友們這個遊戲有什麼好玩,幾個麻甩佬其實也説不出頭緖,只因為全城話題,最重要是免費下載,真係唔試就笨咁話。

根據初步了解,《Pokemon Go》的遊戲性不算太高,不及簡單易懂的《Candy Crush》或者《Angry Bird》,但這個遊戲互動性極高,盡用智能手機的流動功能,最適合大夥兒一起齊齊玩,就像《大內密探凌凌發》阿發發明的人力拉動抽油煙機,既實用又好玩,除了抽油煙,「仲可以走來走去添呀!」

有個小伙子波友就計劃周末什麼事也不幹,和女朋友環遊全港捉精靈,他這樣說我便明白了,這個game其實是一個社交遊戲,用來gathering、求友、求偶,具備如此功能,難怪大熱。

補習人生 讀你所相信的書 明周專欄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朋友興致勃勃的告訴我打算重返校園,回大學攻讀碩士,我說真湊巧,日前讀報章見中大人類學碩士課程招生廣告,我也很有興趣,看看課程大網: 族群、族群關係與認同 、香港專題研究 、中國人類學研究、人類學專題、民族誌專題、中國文化與社會。真是趣味橫生的題材,值得研究,撰寫論文也很有發揮空間。可是俗務繁忙,暫時沒空探究人類文明,比較需要關注人仔滙率,徒嘆奈何。

人生有個真正朋友的確好極,人生有個熱愛科目更加好極。人們常說讀書辛苦,是因為讀自己不喜歡的科目,當然辛苦,要是對科目有興趣,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怎會辛苦。

那為什麼香港學童讀書好像很吃力?這問題,有兩大主因,第一,他們讀得深,課程進度超出腦袋發育程度,四歲人讀六歲的書,當然吃力。

第二,他們讀自己不喜歡的書,勉強腦袋去迎合,當然艱難。

超讀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除非能夠呼籲全港家長協議不偷步,但怎能夠制止聰明的孩子快人一步呢?

第二點,就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普遍香港學生最痛苦的情況是男生學英文和女生學數理。一般男性的語言天分不及女生,十幾歲人要學古代至當代三千年演變的中文已經是很困難,還要多學一科完全不屬於中華文化系統的英文,簡直是mission極不可能。

暫停補習 繪畫彈琴tutor召集-明周專欄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九月,開始踏入直資小學入學面試高峯期,據說熱門名校陳守仁報名人數逾萬,爭百多個學位,難過入U,非常誇張。

 

不少直資或私校招生面試會收portfolio-----幼稚園小朋友的portfolio ,家長為了準備這一大疊證書文憑,真是絞盡腦汁、不惜功本。除了學科成績,藝術才能亦是履歷必備項目,難怪近來「香港專業導師會」多了許多家長尋找繪畫和彈琴老師,兩種藝術比較,彈琴資格需要長期訓練及考核,許多家長更喜歡美術,一來相對上比較速成,二來可在子女履歷中加入其畫作,在文字為主的證書文憑中,圖畫比較奪目,容易向面試老師表達小朋友的才華。

 

因此現在的幼童很出色,小小年紀已經畫印象派油畫。記得我的小時候,最常畫的東西叫做鐵甲萬能俠、最常畫的肖像叫做王小虎,畫筆就是那枝中華牌鉛筆,畫紙呢⋯⋯是教科書的空白位置。

 

現在我最常畫的東西叫做千歲鷹,最常畫的肖像叫做Hello Kitty,用來討好子女。千歲鷹是星球大戰中韓蘇洛駕駛的太空船,線條很簡單,一筆勾出外形,兒子容易估中,很滿足。Hello Kitty 也是過目不忘的圖案,重點是先畫右額蝴蝶結,再勾勒貓頭,通常一畫蝴蝶結,兩歳女兒已經大叫KittyKitty,可見Hello Kitty感染力。

 

補習天王時薪驚人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來屆學年,出現千古罕見怪現象,這邊廂小一入學爭崩頭,那邊廂初中卻學位過多要殺班。

  不知內情,還以為政策混亂,其實是因為十三年前香港經歷沙士災劫,○三及○四年嬰兒出生量陷入低點,只有四萬餘,這班孩子現在剛升中學。

  然後出生率逐年回升,至二○一一年是單雙非高峰,出生量達九萬五,這班孩子剛升小學。如果內地童全數來港讀小學,適齡就讀初小學生數目,會多過初中生一倍。因此目前教育行業境況特殊,中學只可以殺班,不能殺校,因為數年後學童激增,就算二○一三年叫停單雙非,單計本地出生數目也達五萬餘,二○一四年破六萬,生育風氣復甦,未來學童愈來愈多。

  因此中學教師也不用擔心,就算真的遭殺班失業,大可暫時轉型全職補習。根據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資料反映,許多中小學生家長要求特高,嫌大學生經驗淺,指定教師級導師上門單對單補習,不惜付出約三百元時薪,持有註冊教師資格的補習導師很吃香,每天只要補習四五小時,月薪和中學教師相差不遠,度過這幾年,中學生數量回升增班,便可重獲教職。

  嗯,或者屆時已變成補習天王,不願重返校園了。

曹雪聰

補習班興趣班大塞車

補習, 上門補習, tutor, 補習中介, 香港專業導師會, PTHK, 教育, 補習大王

想不到引致香港塞車問題惡化的其中一個成因是萬千小學雞。愈來愈多跨區上學,愈來愈多專車接送,平日塞學校區,周末塞商業區。每逢星期六學藝日午間,銅鑼灣灣仔一帶總是塞車塞到一團糟,塞甚麼?塞嗰班塞豆窿囉!

  滿街私家車七人車都是載着了小孩,去學語文、游泳、樂器、球類、田徑、繪畫、跳舞等等,當然,還有各科補習,即使補習可以安排上門,體藝班畢竟要外出。香港專業導師會ProfessionalTutor.hk為家長安排周六上門補習時,總是聽到家長左度右度,全日編排緊密,一班接一班,勉強才擠到兩小時出來。

  周六的學藝班不設校車,小學生又未方便自行前往,車主家長於是各自出車,走三四場,一輛私家車載一兩個小童,在商業區穿梭等候,非常阻佔路面。

  其實平日返放學也塞車嚴重,不少校門前馬路大排長龍。所以教育局自行派位機制中,訂明兄姊在校弟妹必收,一般稱之為「世襲制」,其實原意只為方便家長安排子女上學,避免家長頻撲、增加交通負荷,許多人還以為制度優待自己人,亂罵不公平,真係諗多咗。

曹雪聰